139 2375 8965专线
189 2849 8457专线
400-188-9636客服

对腹部外科手术患者实施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的效果评价

 二维码 324

对腹部外科手术患者实施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的效果评价


林春梅1,吴志英2,缪红莉3


[摘要]目的:探讨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对腹部外科患者术后的恢复效果。方法:随机抽取2015年6月一2017年6月在新疆医科大学普外科手术的120例患者作为研究对象,根据是否实施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分为干预组和对照组,比较2组患者住院时间、伤口愈合情况、并发症发生率、不良事件发生率及患者满意度。结果:干预组术后伤口愈合效果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干预组不良事件发生率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干预组患者满意度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多因素分析显示影响干预效果的独立危险因素包括学历、满意度、手术方式。结论: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对腹部外科手术患者术后恢复效果明显,具有推广应用价值,但应加强对低学历、满意度较差、开腹手术及少数民族的干预力度。


[关键词] 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腹部外科;术后;恢复效果


PDCA循环方法是一种标准化、程序化、科学化的基本管理方法,该方法是美国的管理学家戴明先生提出的,故又称为戴明循环,PDCA由计划(Plan)、实施(Do)、检查(Check)、处理(Action)以上4个阶段的管理组成[1]。FOCUS-PDCA是90年代由美国医院组织(HCA)创造的一项持续质量改进模式,这一模式是在PDCA循环的基础上进一步延伸,旨在更仔细地分析和了解程序中的环节,从而对质量持续改进[2_3]。腹部外科患者病种较多、手术方式多样化,容易引起感染、血栓栓塞、尿潴留、腹胀等众多并发症[4],导致患者手术风险增加,严重影响康复时间和愈后水平。本研究将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运用于腹部外科手术患者的管理,患者术后恢复的效果满意,现报道如下。


1 资料与方法


1.1 一般资料


随机抽取2015年6月一2017年6月在新疆医科大学第一附属住院并进行手术的腹部外科患者120例,患者年龄15~67岁,平均(48.13±15.21)岁,男性88例、女性32例。纳入标准:(1)住院时间>5 d;(2)手术过程顺利。排除标准:(1)中途转院或死亡病例;(2)手术前就合并严重合并症者。根据是否实施PDCA循环管理模式分为干预组(2016年6月实施FOCUS-PDCA后收治的55例患者)和对照组(2015年6月一2016年6月未实施FOCUS—PDCA收治的65例患者),2组患者疾病构成、病情严重程度、手术方式及时问比较差异无统计学意义(P>o.05),具有可比性。


1.2 治疗方法


对照组实施常规腹部外科手术常规护理,干预组实施FOCUs-PDCA循环管理。FOCUS_PDCA步骤包括(1)F阶段(发现问题):通过l临床护理经验及文献回顾性分析,发现评价腹部外科手术恢复效果的指标有住院时间、切口恢复情况、并发症(感染、血栓、吻合口漏)、术后不良事件(麻醉反应、管道问题、消化道反应)及患者满意度等;(2)O阶段(组织问题):对阶段1评价腹部外科手术恢复效果的指标进行整理;(3)C阶段(明确问题):明确影响腹部外科手术恢复效果因素,包括未进行风险评估、未进行标准化的预防措施等;(4)U阶段(分析原因):利用头脑风暴法具体分析产生阶段3问题的主要原因;(5)S阶段(选择方案):最终选择科学的方法,实施PDCA法进行干预的实施。


1.3  观察指标


(1)切口愈合情况:包括甲(愈合优良,没有红肿热痛等不良反应)、乙(指愈合欠佳,愈合处有炎症反应,如红肿、硬结、血肿、积液等但未化脓)、丙(切口化脓,需切开引流)3级愈合;(2)术后并发症发生率:包括术后各种栓塞、感染及尿漏等的发生率;(3)不良事件发生率:包括留置管道(脱落、堵管及意外拔管)、麻醉反应、腹胀腹泻等的发生率;4)住院时间:为患者入院至出院的时间段;(5)满意度:采取问卷调查的方法进行,包括2组患者对治疗、护理、自身恢复3个方面共10个条目的满意程度,每个条目包括很满意、比较满意及不满意3个选项。


1.4 统计学处理


所有数据均采用SPSS20.o软件进行数据录入分析,计数资料比较采取卡方检验,计量资料比较采取£检验,多因素分析采用Logistic回归分析,以P<o.05为差异有统计学意义。


2 结果


2.1   2组患者切口愈合及术后并发症发生情况比较2组患者术后比较发现干预组伤口愈合甲、乙、丙级分别占72.7%、25.5%、1.8%,对照组伤口愈合甲、乙、丙级分别占60.0%、32.3%、7.7%,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干预组不良事件发生率(30.9%)明显低于对照组(56.9%),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0.05);2组患者术后并发症差异无统计学意义,见表1。


表一.png


2.2   2组患者住院时间及满意度比较干预组住院时间低于对照组,差异无统计学意义(£一1.098,P—O.313);干预组满意度优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Z一一2.608、P一0.009),见表2。

表二.png


2.3 影响干预效果的多因素分析


以2组的差值平均数作为应变量,患者年龄、性别、学历、职业、收入、手术方式、满意度、住院时间作为自变量进行多元线性回归分析,a人一o.05、a出一o.10。多因素分析显示影响干预效果的独立危险因素包括学历、满意度、手术方式,见表3。


表三.png



3 讨论


人体脏器大多集中在腹部,包括肝、胆、胃、胰、十二指肠等,同时与人体消化系统、生殖系统、内分泌系统、泌尿系统关系紧密[5]。腹部外科手术作为治疗腹腔内脏器疾病被广泛应用,但和其他手术相比腹部外科手术有着自身的特点,如急性阑尾炎、急性胰腺炎、肠梗阻等具有起病急、病程时间短,病情复杂等特点,且术后会导致组织和器官创伤,释放组胺、前列腺素等炎性致疼成分,导致术后患者剧烈疼痛,造成焦虑、抑郁、满意度低等负面问题[6_7],如能做好术后管理工作则可减少腹部外科手术患者并发症的发生,极大提升腹部外科手术的成功率,有利于患者术后康复[8]


本研究结果显示患者伤口愈合情况干预组甲级率(72.7%)明显优于对照组(60.o%),而干预组丙级率(1.8%)也少于对照组(7.7%),提示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能够有效提高伤口的愈合程度并减少红肿、硬结、血肿、积液及化脓的发生率。通过比较发现干预组管道问题、麻醉反应、胃肠道反应发生率显著低于对照组,差异有统计学意义(P<o.05)。说明将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用于腹部外科手术患者,可针对术后患者易出现各个不良反应采取相对应的措施,使术后临床护理和管理具有系统性和计划性,做到每个环节紧密相扣,逐一落实,反复改进,最终形成一个成熟、有效的管理模式。已有研究表明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是提高患者满意度的有效方法之一,患者满意度提高能够更好的配合临床治疗和护理,管理的有效性可以显著提升,收益良好[9]。其结论与本研究结果相似,但本研究中并未发现干预组和对照组在术后并发症和住院时间存在差异(P>0.05),原因可能由于研究样本少造成也可能是本研究在这2个方面应用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时还存在不足,有待提高。


本研究结果提示FOCUS-PDCA模式是主动发现、改进质量的行为,体现了以患者为中心的思维,能够改变以往医院对患者术后的管理模式,细致分析影响患者术后康复的人为因素,制定相应的干预方案,由专人检查、监督和反馈预防措施的落实,不断循环直至降低不良事件发生率,提高患者满意度。


本研究结果显示影响干预效果的独立危险因素包括学历、满意度、手术方式,提示学历高的患者在手术中和手术后容易配合治疗和护理,同时对于康复训练和康复期间营养支持了解更多,更有利于干预的实施。患者的满意度越高产生负面情绪则会越少,愿意积极主动配合医护人员实施干预和管理,Neuprez等口妇研究结果还发现随着患者满意度升高手术治疗依从性也会增加,患者接受干预后恢复效果明显。传统开腹手术和腹腔镜手术相比手术时间更长,手术时间长则会造成术中出血量增加,体内失血量过多的患者即便术后采取有效的干预措施也会影响到患者术后治疗和恢复[1 2。。因此,需对以上影响干预效果的因素采取有效的解决方式,从而提高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对腹部外科手术患者术后管理和干预的效果。


综上所述,FOCUS—PDCA循环管理模式能够促进腹部外科手术患者术后伤口愈合、提高患者满意度,具有推广价值。


参考文献:


[1] PAsS0s x s,sALEs w s,MAclEL P J,et a1.candida colo-niza“on in intensive care unh patients urine[J].Mem Inst()swaldo Cruz,2005,100(8):925—928.

[2]张金凤。蔡云霞,黄桂明,等.FOcUS-PDcA循环在缩短手术衔接时间中的应用效果评价[J].中国当代医药,2014(35):

145—147.

[3] 庄一渝,严林娟.FOcUS-PDcA程序在预防Icu护士腰背痛中的应用[J].护理学杂志,2002,17(3):232—234.

[4]郄贵平,封晓红,孙荣涛.腹部外科手术后常见并发症的超声诊断分析[J].世界最新医学信息文摘:连续型电子期刊,2016,16(75):11—12.

[5]孙大军.浅谈腹部外科手术的特点[J].医学信息旬刊,2010,5(11):3139—3l 39.

[6] SUN DL,L1wM,LI sM,et al_compa“son ofmulti—modal early oral nut rition for the tolerance of oral nut“tion with con-ventional care after major abdominal surgery: a prospective,randomized,sin91e_b】ind t“al[J].J Nutr,2017,16(1):1卜13.

[7] 李宗慧.护理干预对减轻腹部外科手术术后疼痛的效果评价[J].I临床医学研究与实践,2017,2(18):179—180.

[8]李慧.护理安全管理对腹部外科手术患者整体护理的效果评价[J].河北医药,2016(5):794—796.

[9] NAVIP0uR H,NAYERI N D,HOOsHMAND A,et a1.An investigation into the effects of quality improvement method on patlentg satisfaction a semi experimental research in Iran.[J].Acta Med Iranica,2011,49(1):38—39.

[10]梁屏好,孟萍.F0cuS-PDcA模式在乳腺微创手术患者护理中的应用[J].临床医学工程,2014(5):651—652.

[11] NEuPREz A,DELcouR J P,FATEMI F,eL a1.Patients’expectations impact their satisfaction following total hip or

knee arthroplasty[J].Plos 0ne,2016,11(12):32—34.

[12]葛磊,方法,王海江,等.腹腔镜与开腹直肠癌手术比较[J].新疆医科大学学报,2010,33(8):925—927.




医疗管理咨询专线:139 2375 8965(24小时)
智能物联网医院专线:18928498457(24小时)
办公电话:0755-21019507(总机)
客服热线:400-188-9636(全线产品咨询)
邮箱:zhikong@med-infosys.com
联 系 我 们
深圳市龙华新区民康路213号蓝坤大厦1103-1105室